深圳市锦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“存在传销行为”被处罚150万元

首页 > 传销新闻
编辑:反传销柔儿 日期:2022-06-03T11:35:50 人气:17

经观大健康 张昊、余诗琪/文 85元的可复美面膜是怎么买到的?答案是很容易买到,去找“代购”。

去哪找代购?到处都是,小红书、微博、抖音、拼多多,乃至知乎上都很多。

现在在可复美的官方天猫店上买,反而成了交“智商锐”,虽然五片装是镇店之宝,用户评价超过了5万条。但活动之后174元的价格,是代购价的两倍。

可复美的忠实粉丝小王(化名)说,除了“小白”,没人会在天猫上买,连双11这种大活动价格都没代购的便宜。她日常是从一个东北女网友那里购买,买过20多盒了,一直都很正常。她也会给同学介绍这个渠道,有几个固定的团购“搭子”。

因医美和药用面膜两个概念的双重加持,可复美火了,它是陕西巨子生物的核心产品。最近这家公司在IPO时,披露的收入从2019年的9.5亿元暴涨到了2021年的15.5亿元。若不是疫情影响,翻倍应该是大概率事件。

这个本来只是在医美手术之后用的恢复性敷料,因为在一些过敏性皮肤上的特殊功效,破圈了,变成了大众消费品。小王说,它在功效上的口碑的确是好,即便是比普通面膜贵,也让好多人成了长期用户。尤其是这几年“药用”概念在社交平台上的火爆,出现了非常多“药用党”。

所以,原本是小众的产品,主要的销售通路是医院和药房,现在在互联网上却“铺天盖地”。再加上价格倒挂,大多数像小王这样的用户,第一反应都是在各大电商平台、社交平台上团购或者找可靠的私人代购。巨子生物在过去三年里,传统渠道占收入比重从2019年的79.9%跌到了2021年的55.6%,幅度不小。

这当然无法准确描述用户购买路径的变化,因为巨子生物并没有具体拆解不同渠道的收入构成,但毫不夸张地讲,传统渠道正在被消费者“摒弃”。

这其实没什么不好,因为不仅仅可复美如此,很多成为爆款的药用产品,都是从医院里走出来之后才天翻地覆的。可是,可复美明显有些“失控”。

国产代购之王?

小王说,她跟很多同学聊过面膜代购的事,被问的第一句话几乎都是,“这保真吗?”假货不能说泛滥,但买到假货的也不在少数。可复美为此专门做了一套UDI识别追踪系统,可以验货。它自己也在招股书里提到,搭建这个系统的初衷是“遭遇了假冒和仿制”。

这些情况的发生,最直接的根源就是“代购”。某种角度上讲,有货品以一个非正规的价格,从传统渠道里“流”出来的那一刻,这个体系就势必会受到极大冲击。

包括小红书、微博在内的多个社交平台上,几乎每篇关于可复美的分享帖下边,都有不少代购留言“拉客”。至少到现在,巨子生物都没有对外回应过在代购上的态度,以至于很多用户认为这是公司“默许”的行为。在没了解到巨子生物之前,小王都还以为它是个直销公司,因为她的供货方一直想发展她为“下线”。

名义上是做微商的代理,只要交一定的代理费,就可以拿到从85元到95元不同等级的价格,且拿货不受数量限制。这跟传统意义上的传销还有些区别,好多用户加入是自己用便宜,对外“拉人头”普遍都很佛系。所谓的上线也主要是收下线的代理费,以及不同层级的进货差价,传销体系里最核心的返佣机制并不是主流方式。

小王最初也很不解,为什么能便宜这么多呢?结果被告知:经销商利益熏心。有的经销商想挣更多,也看到了可复美在传统渠道之外的巨大价值,于是铤而走险,把货流出来交给微商去买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。

所以,货是真的,只是不“干净”。

巨子生物在招股书中把销售渠道分成直销和向经销商销售。直销主要是通过天猫、京东、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官方店直接向客户销售,基于各大平台透明的销售数据呈现,几乎很难通过这个渠道大规模地去给外部的微商体系供货。能把货流出来的只可能是各个地方的传统经销商,他们之前主要负责在当地向医院和药房销售产品。

巨子生物过去三年一直在整顿经销商。在一份流出的“处罚通知”中,重庆的代理商乾望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被罚款5万元,且按照平均销量的一半控制其进货量。处罚原因就是可复美的电商部门发现这家公司在低价出货。

过去3年,巨子生物与66家经销商终止了合作。它在招股书中提到,公司的大部分收入依赖于经销商,但对它们的控制有限。巨子生物并没有对外披露对经销商的整顿情况,以及终止合作的具体原因。

小王说,代购是像她这样的“学生党”经常使用的通路。但少有国内品牌有代购的,尤其是像可复美这样,这么多代购的。代购甚至自己发明了一套爆款逻辑,拼多多等平台上好多“19.9元2张面膜”的购买链接,实际上就是代购拆盒单卖,且也是挂羊头卖狗肉,并不是可复美最经典的“蓝盒款”。

货到底从哪流出来的?

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是,巨子生物最大的经销商西安创客村一直被质疑涉嫌传销。过去3年里,来自于西安创客村的收入占比从52.2%变成了29.3%。尽管在下降,依然比例很高。

反传销救助防诈骗联盟的说法,西安创客村发布的创客云商平台采用的是分级代理模式。想成为最低一层的代理,需缴纳12000元,可享受3.5折拿货价,同时有了邀请他人加入的权力。每拉到一个新代理,旧代理本人可拿到的提成高达2400元。达到一定层级之后,就可以在所有“下线”的销售额中抽取提成。在零鲲金融风险查询举报中心,巨子生物另外一个核心产品可丽金被标记涉嫌传销的次数约有5000人次。

且这家公司跟巨子生物有直接关联。招股书中直接提到,巨子生物的董事会主席兼CEO严建亚为西安创客村在2015年注册成立时的唯一股东。后来经过几次股权变更,所有股权都转给了马晓轩,他曾任巨子生物的总经理,于2019年辞任。

不过在2018年时,严建亚在接受西安日报采访时,西安创客村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还是主要的身份之一。

关于西安创客村的具体运营模式,以及和巨子生物的关系,并没有更多信息,但有一桩往事可以间接说明这家公司的起源。

2013年前后,与巨子生物合作的是另外一家在微商圈鼎鼎大名的公司——万色城。当时,甚至有媒体称双方签署了10年的独家垄断经营权,不过该报道已经不知因何被删除了。一段时间内,双方互相站台。直到2016年后,双方的合作迅速降温。同一时期内,西安创客村成立,万色城的IPO则失败。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,万色城的大量店主转投了西安创客村,该信息并未得到巨子生物的证实。

那85元的可复美面膜到底是从“不守规矩”的经销商那里流出来的,还是从官方认定的西安创客村那里“流”出来的,不得而知。

可知的是,曾跟万色城紧密合作的巨子生物,以及后来的西安创客村,对微商体系,乃至传销体系并不陌生。从社交平台上的用户发帖量和评论信息量来看,巨子生物并没有全力去堵住这个可能会导致假货泛滥的漏洞。

招股书中显示,巨子生物还在扩产能,对未来的野心不小。有媒体称,据公开数据测算,在人参皂苷的扩产计划是2021年的425倍。

从某种角度上说,它还需要更多的“小王”来承载未来庞大的出货量,巨子生物会不会去堵住“85元”的漏洞?更何况,现在瞄着可复美的竞对都用的是价格战,对于主要受众,85元都还是贵的。

在巨子生物的招股书中,它引用了很多市场数据表达了对未来市场的看好,但只字未提“代购”的影响,以及在这件事上的处理办法。

巨子生物还是一如既往的“神秘”和“低调”。小王起初只知道可复美,对巨子生物这家公司完全不了解。经过与记者的沟通,兴趣大发,随机想登陆官网了解下。惊奇发现,它的官网挂了!

深圳市锦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“存在传销行为”被处罚150万元:http://fcxcn.cn/news/6033.html
反传销:www.fcxcn.cn 反传销柔儿团队主要负责寻人,上门反洗脑,现场解救劝说。团队长期在北海现场解救1040阳光工程,资本运作传销受害者,以及全国各地协助家属寻找北派传销的孩子(因传销而常年未回家者,被控制人身自由的人群),反传区域涉及:广西,广东,深圳,福建,江西,湖南,香港,浙江.附近有需要求助可与我们联系,孙老师13712257511
0